风月大陆 第九章 天狐幻形

    时间:2018-01-13 二十七日的入暮时分,一支庞大的车队驶进了艾司尼亚,看到车队前面行道旗上的徽号,人们无不为之精神一振,大陆上七位歌舞大家之中排名仅次于月如的嫣无双终于也抵达艾司尼亚了。
      嫣无双,十四岁时出道,在云阳王的一次国宴上崭露头角,随后开始在大陆上巡演,靠着一手出神入化的玉笛,被人称为玉笛飞仙,因其出身云阳,甚至被誉为云阳之国宝。
      五年前,嫣无双曾经应安德列三世的邀请来到艾司尼亚,在无忧宫的一曲「春华无双」可以说是惊天动地,据说当时在场的众人全部久久说不出话来。
      下榻在月如早已準备好的宾馆后,嫣无双的拜帖便被专人送到叶天龙的案前。
      「好大的架子,居然让我去见她!」手拿着嫣无双的拜帖,叶天龙不禁摇头啧啧称奇道。
      「当然啦,本来每一位歌舞大家都是有自己的脾气和性格,而嫣无双的脾气更是我们七个人当中最大的一个。」月如微笑着对叶天龙说道:「要不要我陪你一起过去拜访一下嫣无双?」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难道还怕见不到她吗?这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你去处理,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小事上了。」
      拒绝了国务秘书的提议后,有很多宽余时间可以浪费的男人整装出发了。
      听月如回来说了情况之后,于凤舞和晨月她们不禁同时摇头苦笑。
      柳琴儿则忍不住责怪月如道:「你不应该让陛下前去宾馆见嫣无双的,再怎么说,这也不符合国礼的。」
      「琴儿啊!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们这位陛下的脾气吗?」在一边的于凤舞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来笑道。
      而一旁的晨月更是连头也不抬起来,随口说道:「能够这样的摆起架子还真是相当有趣,嫣无双她实在很懂得男人的心理,尤其是我们的陛下还是一个好奇心严重过剩的男人呢!」
      叶天龙抵达嫣无双下榻的宾馆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艾司尼亚的街道上处处都是灿烂的灯火,恍如天上的繁星。
      一边感歎着晨月和月如她们的治理手段,叶天龙一边大摇大摆走进了宾馆。
      虽然这间宾馆的外面看起来并不出色,但内进的房舍,却别有洞天,一切的家俱陈设,皆是名贵的珍品,连客厅中的字画,也都是出自名家的手笔。可以说,为了準备六大歌舞团住宿的地方,月如也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站在宾馆的客厅中,叶天龙不禁产生出一种身入豪门的感觉,上面的太师椅都是梨花木雕花的,长案古色古香,盆栽的鲜花异香扑鼻,旁边橱架上的古玩更是艺术珍品。
      灯火明亮,用的都是七柱的名贵烛台,比起规定皇室专用的九柱烛台仅仅小一号而已,而且这些烛台古色古香,显然是出自名匠之手。
      虽然对于眼前这些琳琅满目的艺术珍品并不了解多少,但叶天龙还是忍不住仔细欣赏起来,因为它们至少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令人的心情也不禁平静了许多。
      正在打量之际,叶天龙听到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是两个人。
      人未曾进来,淡淡的幽香便开始在整个空间里迷漫,让人闻到后不禁产生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叶天龙忍不住转头看去,果然是两个漂亮的女人缓步进入客厅。
      一个徐娘半老,依然风华绝代的美丽女人陪伴着一个绝色美女出现在叶天龙的眼前。所穿的淡绿淡紫色衣裳,充分表露了她们那令人心动的美妙曲线,但仔细看过去,却是一点也不显得暴露或过分。
      虽然美女的姿容可以称的上是绝色,但看在叶天龙的眼中却是相当失望,也许是来之前将这个号称玉笛飞仙的歌舞大家想的太出色了,没有想到亲眼见到之后也不过如此而已。
      将叶天龙的细微神情变化都看在眼中,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女和年轻的绝色美女均是微微一楞,她们实在想不到,眼前这个传闻中好色的男人居然会面对自己两个人表现出平静,甚至有些失望的神色来。饶的她们见过了无数的男人,也一时无法适应眼前这样一种难以言状的气氛。
      其实说起来,叶天龙的要求的确是非常过分了,因为他现在每一天在身边见到的无不都是举世罕见的美女,而且她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说各有风情,于凤舞是兼具才华和美貌的女神,晨月是柔弱中带有刚强的智慧美女,月如则是丰腴冶艳,龙灵儿充满了不羁的野性,其余的诸女也是春兰秋菊,各胜专擅,所以眼前的这两个美女自然是难以在他的法眼中得到更多的青睐。
      如果真的要说优势的话,眼前那个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女倒是更让叶天龙欣赏。她的那种在眉梢眼角透露出来成熟风情,就绝非她身边那个绝色美女可以比拟的,虽则说年轻的绝色美女比她更多几分姿色,也有年纪的优势和青春的魅力。
      极其短暂的沉默之后,两个美女马上敛身向叶天龙行礼道:「参见陛下。」
      叶天龙十分平静的点头,但随后两个美女的自报家门却让他不由得神情微动。
      出乎叶天龙的意料,眼前那个徐娘半老,依然风华绝代的美丽女人才是玉笛飞仙嫣无双,而另外那个年轻的绝色美女只是嫣无双的弟子嫣凌波。
      「你说请我来,是有要紧的事情想和我说,那么现在可以说是什么事情了。」叶天龙毫不客气的在主位上坐下,望着嫣无双沉声说道。
      「尊敬的陛下,您还真的十分厉害,居然看出了奴家写在拜帖上的暗语,奴家实在万分佩服。」嫣无双併没有回答叶天龙的问题,反而是浅笑盈盈,眼波流转之间,流出了风情万种,令人难以相信如此灵活多变的眼神会出自一个半老的徐娘。
      「废话少说,云阳王让你给我带来什么消息?」叶天龙丝毫没有受到嫣无双的媚眼和风情所惑,十分冷静的对她说道。
      叶天龙之所以肯来见嫣无双,固然是出于好奇心,但很大的一部分原因还是他在嫣无双的拜帖上看到了他当初和云阳王所约定的暗语。因为想在了解事情之后再和于凤舞她们说,因此叶天龙没有把这个隐秘原因告诉月如。
      轻轻的歎息了一声,嫣无双望向叶天龙说道:「云阳王他说陛下您一定会出手帮助他,看来还真的是一点都不错,陛下您确实和云阳王之间已经有约定。」
      叶天龙的眉头一跳,眼神转为凌厉,对嫣无双说道:「你居然戏弄我,大胆!」
      嫣无双併没有被叶天龙投来的如刀锋般的眼神吓倒,依然浅笑盈盈的对叶天龙说道:「这只能怪云阳王他太没有定力和分寸了,居然糊里糊涂的说出这么重要的事情,陛下您和云阳王这样的人约定,实在有些轻率啊!」
      「不要再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了,你知道这里可不是你开玩笑的地方。」叶天龙的语气越来越冷,蕴含暗黑杀气的气势从他的身上跃然待发。
      嫣无双和她身边的嫣凌波同时脸色微变,显然是感受到了叶天龙那隐隐透出的强大气势的可怕。两双桃花媚眼之中闪动着警戒的光芒,两双原本拢在长长绣花衣袖里面的玉手也慢慢伸出了大袖。
      「你们真的想在我面前捣鬼吗?」叶天龙虽然感受到嫣无双和嫣凌波传来的力场波动,但他还是十分托大的坐在原地,继续在语言和气势上给她们压迫。
      嫣无双的一只玉手缓缓举起,向叶天龙摊开后,在晶莹温润的掌心处,是一根短短的金针,依然晶亮动人的明眸,似笑非笑紧盯着叶天龙,慢慢的说道:「陛下,您应该还记得和云阳王之间的约定吧!您看看,这根金针是不是当初您和云阳王之间的信物?」
      「不错,这样的金针,我手中也有一根。」叶天龙的神情略微轻鬆,但是暗中还是相当的警戒,因为他的感觉告诉他,眼前这两个美女绝非心怀和平。
      「两根金针合在一起,就表示奴家的确是云阳王的信使。」
      嫣无双似笑非笑的神情在叶天龙的眼中看来,实在有些不舒服。但是叶天龙已经认出嫣无双手中的金针的确就是当初他和云阳王约定的信物,为了确保彼此之间的真实可靠联繫,当时是将一根金针断成两半,叶天龙和云阳王两个人各自持一半的金针,以后的信使来往,就必须要以暗语和金针同时对上,才能够确定信使的身份。
      「不错,现在我可以确认你是云阳王的信使了,到底云阳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你就快点说出来吧!」
      叶天龙的心神略微鬆懈,刚刚鬆了一口气,出声催促嫣无双。突然感觉到一阵奇异的警兆从心底涌出来,甚至令他的汗毛都为之一立。
      叶天龙的脸色一沉,虎目彪圆。眼前那位一直没有出声多言的嫣凌波已经对他展开行动了,那张原本美丽娇艳的面庞渐渐变型,肌肉在扭曲变化,本来美好的樱桃小口,慢慢长出可怕的尖利獠牙。
      「你知道你的弟子在干什么吗?」
      一边全力戒备,叶天龙一边沉声喝问嫣无双道。但是叶天龙的努力换来的,却是嫣无双的轻笑,而且还是充满了得意味道的笑声,笑声虽然悦耳,但叶天龙却听出了其中所暗含的张力。而且此时,嫣无双的脸庞也开始在慢慢变形,樱桃小嘴和琼玉瑶鼻一起往前凸出来,脸型一点一点的拉长。
      「你知道这样做,需要付出的代价有多大吗?」
      叶天龙一字一吐,声如沉雷。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嫣无双和嫣凌波两师徒正要合力对付他,虽然叶天龙还不知道她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去细细追查了。
      浅雾暗涌,阴风乍起,烛火摇摇,嫣无双和嫣凌波两个女人看起来显得有些不真实,衣裙无风波动,身形开始慢慢变幻。
      「你们才这么一点点的道行,居然也敢在我的面前卖弄!」
      叶天龙继续说道,他的声音放轻了,但每一字却直钻耳膜,嫣无双和嫣凌波两个人那变得扭曲狰狞的脸孔,随他的每一个字,变化就会停顿一下,然后又继续变化。
      「天狐幻形,不过如此而已。」
      话虽这么说,叶天龙的神情也是傲然,但他这时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双手左右伸展贲张,暗黑的气劲快速在他的身边涌动,甚至带动了周边的桌椅,沉重的太师椅在地面上滑动,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一声娇叱,嫣无双和嫣凌波同时挥动长长的大袖,灯火摇曳变化,气流涌动也益发急剧起来。
      灯火一明一暗之间,嫣无双和嫣凌波不但脸部的变化已经定型,而且身躯一晃一闪之下,也完全变了,消失了人的型态。头部变成狐狸的头,而身躯却是变成豹体,真像一头豹,一头人立而起的金钱大豹,只不过头部是狐头。一双白嫩晶莹的玉手更是已变成锐利可怕的豹爪,厉爪伸出了,带着无边的杀意。就连身上的衣裙也变成了四只翅膀,在背后不断的轻轻挥动,展翅欲飞。
      如果此时有人进来的话,一定会被眼前这妖异飞魔的景象吓得魂飞魄散,简直就是整个空间陷入了洪荒鬼域。
      「你们真的很不错啊!我倒要看看。给你们尽量施展的机会,看你们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光光依靠这种道幻术还是难登大雅之堂的。」
      叶天龙的身形急速旋转,阵阵暗黑的气劲如水面的涟漪,不断向四周扩散,推动着两个妖异化的美女身子也在不住晃动。
      「可惜了,你们这样的大美人,居然会练习这样的天狐幻形术,如果让那些热烈追求你们的男人看到之后,岂不是要大倒胃口了吗?」
      一边在口中无情的嘲笑着,叶天龙悍然冲向了两个完全妖异化的美女。
      两个美女的天狐幻形术才刚刚发动,漫天飞舞的妖魔形相也正在不断冒出来,叶天龙已经夹着强劲无比的暗黑劲气夭矫飞腾,捣散了瀰漫在客厅的浅雾氤氲。
      阴风大作,异声刺耳,间中金光闪现,劲气相交,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叶天龙的一声沉雷喝叱,暗黑劲气有如狂龙翻腾,蕩尽了阴霾浅雾,客厅里面的所有桌椅全部发出尖锐的刺耳摩擦声,在地面上向四周滑行。
      风止雷息,烛光乍灭乍明。
      嫣无双和嫣凌波两个人全部脸色苍白,浑身香汗淋漓,衣裙紧紧贴在娇躯上,曲线毕露,那光景实在动人之极。跌坐在太师椅上的她们,望向叶天龙的眼神之中有着惊惧的软弱之色。
      虽然也是大汗淋漓,但叶天龙却是神色如常,他双手叉腰,正待说话之际,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客厅的门口。
      没有等到叶天龙出声,那个身影慢慢转过身子,向叶天龙含笑打招呼道:「龙小子,你的进步还真是大啊!」
      呆了一下,叶天龙不禁诧异的说道:「王师,真的是您吗?」
      「不错,正是老夫。」王师举步走向叶天龙,脸上神采飞扬,但是当他走到叶天龙的跟前时,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常的神色,但旋即便被涌上来的笑意淹没了。
      「天龙,你的进步真的很大,天狐幻形居然这么简单就被你破掉了。」
      听到王师由衷的讚歎,叶天龙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而且,此时他注意到一个细节,大厅里面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受到损坏,甚至连最容易碎裂的古玩居然在刚才如此强烈的对战当中,没有出现丝毫的损伤。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王师在一开始就站在门外,当叶天龙和嫣无双、嫣凌波交手的时候,王师便在他们的四周布下了防护的网,制止了劲气的外溢。
      这样看来,王师的武技可以说是在叶天龙和嫣无双、嫣凌波三人的总和之上,不然的话,王师就根本无法控制他们三人交手的範围和破坏度。
      「王师,您的实力才真的是可怕,令人佩服之极。」叶天龙一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歎,另外一方面也是告诉王师,他已经知道了王师是一早就站在外面了。
      「哈哈,你生气了,这可不是好现象啊!怎么可以和美女生气呢?」王师显然也十分清楚叶天龙的心理,含笑着对叶天龙说道:「还是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吧!免得你这个家伙在心里对老夫产生怀疑。」
      「师叔公,何必向他这样的人解释呢!他一点礼貌都不知道。」嫣凌波在一旁不满的叫道,不愧是年轻人,元气的恢复比起她的师傅嫣无双来,几乎快了一倍有余。
      「师叔公?你们竟然是同出一门的啊……」叶天龙惊叫了一声,望着王师说道。
      「呵呵,师门上有些渊源。」王师的眼睛朝叶天龙瞇了一下,然后转身对嫣无双和嫣凌波说道:「你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幸好我在这里,不然的话,刚才你们的贸然出手,说不定已经给你们带来了杀身之祸。」
      「还不是师叔公您把天龙陛下说得十分厉害,所以师傅和我才会想要试试他的身手。」嫣凌波的樱桃小嘴也渐渐恢复了血色,她嘟起了樱口,模样还真的相当诱人。
      「算啦,你们还是把云阳王的口信告诉天龙吧!不然的话,他又要发火了。」王师说着,伸手吸过来一张太师椅,稳稳当当的坐下来。
      「云阳王想请天龙陛下您援助他,因为神族的人在云阳境内大肆活动,并帮助镇南王飞速的扩张势力,如果再得不到帮助,云阳王可能就要丢掉整个云阳了。」嫣无双有气无力的对叶天龙说道。
      她的话引起了叶天龙极大的震动,神族居然想在云阳建立自己的地盘,如果真的让神族完全控制了云阳,那么接下来的攻击对像,不是楚越就是法斯特了,而且以目前的局势来看,进攻法斯特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这可真是麻烦啊!我这边也脱不开身,因为和尤那亚的内战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的时间,怎么可能腾出手来援助云阳王呢!」
      虽然在心中这样的苦恼着,但是表面上,叶天龙却一点想法不露,十分自然的点头,表示他已经收到了嫣无双传达的云阳王口信。
      随后,叶天龙便邀请王师到无忧宫做客。
      在回无忧宫的路上,叶天龙和王师说说谈谈,叶天龙这才知道,嫣无双和嫣凌波居然都是具有兽人血统的,而且还是兽人当中极为罕见的狐族和豹族的结合体,也正是这样特殊的体质,她们才有极为出色的造诣。
      「她们天狐门一脉相传,只有具备狐族血统的人才可以加入的,一般外人是很难接近的,我只是和她们的一个长辈有些交往,所以才认识她们的。」
      王师这样的解释,让叶天龙的眼睛怪怪的扫了一下,想来天狐门中都是姿容绝色的美女,那么王师所说的交往,岂不是肯定有一场艳福了。
      似乎知道了叶天龙的脑袋中转着不好的念头,王师伸手在叶天龙的头上敲了一记后,笑骂道:「天龙小子,你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啊?」
      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叶天龙连忙说道:「我在想,王师您是怎么练的,居然武技比起上次的时候又高了许多。」
      「这个,还真的是要感谢你的师傅。」王师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怀念的神色。
      「我师傅……」叶天龙呆了一下。
      「不错,因为我们两个人倾尽全力的印证武技,虽然当时是受伤严重,但同时获得的好处也是常人不能想像的。」说到这里,王师便不再多说下去了,而是陷入一阵思索当中。
      前面,无忧宫的大门在即。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我和姐姐干在线观看_我要干_97就去干_操逼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