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个骚娘们

    时间:2018-01-13 刚刚毕业就被分到了一个小厂,可这还不算,被分配到了一个女子组。只是这里的女子个个都要退休了,一群老娘们,真是受不了。不过幸好还有两个中年女人还不错,不然就真的要死了。
    两个中年女人也好,一个叫菊,高,胖,是个北方人。嗓门大,一喊起来胸口的两个大奶子一颤一颤地,每到这时,我的目光就像被磁石吸住处了一样,再也回不过来了。下面的小弟弟也就自然地直了起来,手也不自觉地掸一下,而这时,菊就像有特异功能一样,眼一转就过来了,微微一笑,也不多说,只是声音更大了几分。另一个女子叫兰,矮个,瘦瘦的,是个南方人,胸口说实话,不大,就像个小女孩一样,可是她的样子给人一种弱小怜爱的感觉,特别是说话,细声细气地,从小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说到了你的心坎里,我特别愿意和她说话,望着她那小嘴,想着,要是有一天能将自己的小老二放在里面那还不把人给爽死,而每次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兰也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也是向自己微微一笑。
    是不是这两个女子都有心灵感应!
    一天天地幻想着,要是能和这两个女人干一场,一个用大奶子,一个用小嘴,就算在这个厂里呆一辈子也愿意啊。
    由于年龄的关係,菊和兰俩人形影不离,一同出入,不过就是不一同出入,我也只能是望望而已。自己想着俩人的样子打打手枪罢了。
    这几天由于供电紧张,厂里实行轮修,我特意将自己的上班时间和兰,菊调在了一起,想到万一有机会,就算是引诱一下也是好的啊。想到这里,特意穿了一条肥大的沙滩裤。这条沙滩裤是早几年买的,裤脚特别大,要是坐在那里不注意,内裤是铁定会被人看到,由此我穿这条裤子,用意也是十分明显的。
    来到了车间,由于只有我们三人,显得空蕩蕩地,整个厂里也同样如此。由于没事,三人就在办公室里坐着,兰和菊俩人低声地说着话,我在一旁看着她们俩人,想着用个什么样的方法来让她们注意到我呢?
    她们俩今天穿的和平时有点不一样,菊一件纯棉T-shirt,一条牛仔裤,大奶子突突地,似乎是要随时挣脱胸罩的束缚,隐隐地,还能看到两个大乳头,这可是平时见不着的。菊的两条大腿很是粗壮,让我觉得肉紧紧,很有肉感;兰就不同了,她一件黑色丝绸长裙,可以看出她穿了一个深红的乳罩,和一条小三角裤。这样的二人搭配真是看着都爽,想到这里,我开始实施我準备的引诱计划了。
    一下子进了厕所,脱下了自己的内裤,让自己就这样裸露着大鸡巴,只穿着一条沙滩裤再次进了办公室。有些随意地坐在了兰和菊的对面。
    「昨晚有没有看电视,有个报道,是一个男的非礼了两个女的,被抓了后,两个女的不但没告这个男的,还去给这个男的送饭,你们说怪不怪?」觉得还是要拿话勾引一下这两个人,我说了这个后就看着她们。
    这有什么奇怪的,肯定是这两个女人的男人不行了。菊果然不失豪爽本性,开口就这样说。说完眼睛自然地看了过来。不过这一下子就看见了我隆起的裆部。为了能更好地挑逗她们俩,我有意地将腿翘了起来,这样,她们就能更容易地看见我的老二了。正如我想的一样,菊很轻易地看见了我想要她看见的东西。
    「那要是你们遇见了这个男人会怎么样呢?」我决定还是要再加上一把火。
    「这有什么,当然是先上再说了。嘻嘻!」兰在菊说完后也低声地笑出了声。而此时,菊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其它的东西了,只是直直地盯住我的大鸡巴,一刻也不肯离开。兰这时也发现了有些不对了,顺着菊的目光就看了过来。轻轻地就啊了一声。望着她那微微张开的小口,我不由地一阵心动,鸡巴也忽地跳了跳,红红的龟头也涨大了几分。
    「那你们可真够开放的。」我用手掀了一下裤脚,让自己的鸡巴再一次地透透气,可是这次的透气也让菊和兰俩人不由地屏住了气。
    「这有什么,允许你们男的性福,就不能我们女的也性福一下!」菊边说边站了起来,向我走了过来。这时她脸上的笑容在我的眼里已经变成了媚笑。兰则是微张着小嘴,盯着我的鸡巴,脸上也露出了带有点羞涩的笑意。
    菊俯下身子,用手伸进了我的裤裆,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笑着说:「天这么热,也让他出来吹吹风,别热坏了。」说完回过头去对兰说:「真的不错,蛮大的。你来摸摸。」兰红着脸也站了起来,向我走了过来。
    我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了,在我想引诱她们俩的时候,她们俩也在想着我,只是我更先了一步。想到这里,我也毫不客气地把手伸进了菊的T恤里,啊,竟然没有乳罩,不对啊,明明刚才我看见她戴的啊,一会儿功夫,怎么就没了?难道是?
    「小鬼,是不是没找着乳罩,你会去厕所把内裤脱了,我就不会趁这个时间把乳罩脱了,反正迟早要脱,早点晚点也没关係,还节省时间,对不对,怎么样,快活吧。来,让我们一起把这些碍事的东西给脱了,小兰,你最省事,裙子一脱就没事了,你的裤头和乳罩已经脱了,我就惨了。唔……」见到这种情况,我要是还让她把话说完,我就是真的傻了。我一下子掀起了她的T恤,还没等菊将衣服放好,一把搂住了菊,吻住了她的嘴唇,手也攀上了她的两个大奶子。菊的奶头已经开始发硬了,我不住地用手指拨弄着,菊这时也紧紧地搂住了我。
    好不容易,菊喘了一口气,对一旁已经脱掉了裙子的兰说:「小兰,这个小鬼太色,连自己的裤子也不脱,你先帮他把被子脱了,你先来,用小嘴先润润,就算是先出来一次也没关係,小色鬼有的是劲,一时半会不会倒的,今天我们有的是时间。」
    兰是不是点头答应了我没看见,但我感觉到了一双小手正缓缓地脱下我的沙滩裤,我抬了抬脚,将裤子完全地从我身上脱离了出来。
    接着我被菊拉侧了身子,那双脱下我裤子的手又握住了我的鸡巴,捋了两捋,我那幸福的鸡巴就被一圈热烘烘的软肉包裹住了,一个灵巧的舌头就像一个调皮的小精灵一样,不停地舔着我的龟头和阴茎。我知道我的鸡巴现在已经在兰的嘴里了,真不像是她这个年龄的女人,她是这样的 细心,体贴。没想到我刚开始的想法今天已经成为了现实。手上不停地揉着菊的大奶子,嘴里菊的舌头也和她的人完全不一样,灵活地一点也不比在我鸡巴及蛋蛋上游动的舌头差。激动之余,再加上鸡巴、手、嘴里这三重刺激。我加强了动作:手里渐渐地用了点力,原本只是揉,现在适时地捏了捏;嘴里也带了点劲地吮吸着菊的舌头;鸡巴也向前挺了挺。兰的嗓子里顿时就发出了「哦」的一声。看来是抵到了她的喉咙了,我忙问:「有事吗?」
    「她啊,小骚货一个,才不会有事呢,你越是这样,她越开心,你没看见,她的下面已经有水出来了。」显然,菊是有点吃醋了。
    「还说我呢,也不知是谁先发骚的,你还没出门,就逼着人家脱。」兰这时也不甘示弱。
    「是啊,是我逼你的,只是你脱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我才脱一半,你就已经全脱了,要是人家回来的快,差点就这样光着身子了。」
    「好了,好了,全是我不好,我差不多了,你们谁先来。」眼看着这种情况,我只有出面了,别说,这样的认错还真是幸福。多来多少次也愿意啊。
    「我。」
    「我」
    「一个一个来,时间多着呢。」我只好再次地打了圆场。
    两个女人见状想想也对,也就不再争执了,「那就你先来,我过一会,我知道你这个骚货是忍不住的」出人意料地,兰谦让了起来。
    自然,菊是没有客气,也不知菊是何时将牛仔裤脱掉的,竟然连里面的内裤也没穿,看来兰刚才说的是真的了。我们都在同一时间,不同的地点脱掉了各自穿的内裤。
    已经可以用汪洋大海来形容的菊的下体一口吃进了我的鸡巴,和兰的嘴不同,菊阴道四面的肉紧紧地裹住了我的阴茎,从她的体内竟然好像有一只小嘴在吸我的马眼一样,要不是我想到还有兰在旁边,真的就是差点洩了,只是身不由己,就这样插了上百下,想到了兰的小嘴,我离开了菊,定了定神。菊不解地看着我,问:「怎么了?」「没事,不能洩的太快。」我连忙这样说。
    「就是,还是小弟想的周到,还是小弟疼姐姐,来姐姐再来啜两下。」兰这时看我如此地体贴,也不时地讨好我一下,也就机自己舒服一下,我多坚持一会,她也就能多舒服一下,这点这个骚女子还是知道的。「现在就偏心了,不行,就要射在我的里面,我现在痒死了,大不了,你完了后我再用嘴帮你,让你再挺一次就是了。」菊此时也真是性慾难熬了。
    「你的嘴能和我的嘴比?小弟,不要射,憋死她。」兰此时不知为变得这样,看来性慾来了,好姐妹也没得商量啊。
    「好了,好了,别争了,我不会就这样软下去的,不过就算软了,不是还有你们吗?你们的技术和我的体力要几次没有啊,是不是。」见势头不对,我连忙再一次出来打圆场,任凭是谁遇上这种事也要兴奋的,我激动之余,鸡巴又再一次地插入了菊的小穴里,一下一下地抽送了起来,菊被我充满了小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哼哼着。
    兰想了想,不知是为了不得罪我,还是想想我说的也是,也没说什么,趴了下来,舔着菊的乳头,同时抬起了屁股,别看兰十分瘦小,但屁股上面竟也是肉滚滚地,还非常地结实,摸上去弹性十足,我见势打了她的屁股两下,兰看了看我,嗯了一声,背过手来,牵住我的手就往她的小穴里放。
    这是要我用手来帮她啊。看不出来,这个瘦小的兰还真是淫蕩啊。于是我就分头并进,下面的小头插的菊是啊啊啊地叫个不停,这边手也不停歇,中指在兰的肉洞里进进出出,兰也被我插地不住地叫着「小弟弟,快点,再快点,我要死了,要被你插死了。」听了这些,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将手从兰的小穴中抽出,专心地在菊的身上抽插起来,菊此时已经快活地有些说胡话了,只是紧紧地搂住我,我也用手在菊的大奶子上又是捏又是抓,还不时地用牙齿轻轻地咬了咬菊的乳头,菊的乳头又大又挺,真是想不爽死都不行了。
    终于,一声低吼,我洩了,浓浓地精液猛地射进了菊的洞里,菊用下体紧紧地抵住了我的鸡巴,我也感到一股热热地潮潮地淋上了我的龟头,我知道,菊也洩了,看着菊闭着的双眼和露出的满足的笑容,我知道,她也高潮了。
    兰这时看到我和菊都洩了,可是自己还是这么地难受,就推了推菊说:「菊,你说了,小弟已经洩了,你要负责把他再弄硬起来,不然你就帮我舔,我不管,我受不了。」
    「你们平时也互相舔?」我心中一动。
    「是啊,不过每次都是我主动帮她,她舒服过了才帮我。」兰有些委屈地说。
    「好了,好了,我来了,你每次都那么骚,要知道,满足你可难了。」菊这时也已经从快感中醒了过来,用旁边的卫生纸擦乾净了我的鸡巴,放在了自己的嘴里。
    我的鸡巴虽然已经洩过了一次,在她们的刺激下,还是没有缩小,只是有些软了下来。菊拿着小弟弟一下一下地唆着,就像在吃一根雪糕,她还有意将声音弄的大大的,不时地用舌尖舔两下我的马眼。渐渐地,我的鸡巴再一次地硬了起来,也直了起来。
    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菊的牙齿竟然有些外突,每一次地吮吸牙齿总是要轻轻地刮着我的鸡巴,特别是龟头,弄的我痒痒地,麻麻地,再加上她每次也总是要用舌尖和我的马眼进行全接触,总是要抵两下,我也不由自主地哼了起来。
    这时,兰也没闲着,张开了大腿,骑在了我的头上,红红的阴唇,浓密的阴毛就这样放在了我的嘴边,想也没想,将舌头伸了过去。
    见我的鸡巴完全地恢复了过来,菊吐出了我的肉棍棍,说;「好了,上吧。」
    就像是听到了战斗的命令号角一样,我直起身子,扑向了兰,一下,两下,三下……
    菊在旁边一边用手揉着兰的乳房,让兰用手扣挖着自己的阴部,一边数着数。「1、2、3、……」听到了这数数声,就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我不停地做着活塞运动,由于刚刚洩过,这次特别不容易洩,而且也特别有劲,兰刚开始还有哼哼声,现在声音也是快活地越来越弱了。
    最终,我又一次地在菊的数数中洩了,只不过这次刚刚射完,就被菊拉着我再一次地上了身,又插了有上百下才放开我。
    「小弟,明天姐姐带点好吃的帮你补补。咱们日子长着呢,慢慢来。」菊恋恋不捨的说。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我和姐姐干在线观看_我要干_97就去干_操逼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