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一卷:第六章 天外飞来(2)

    时间:2018-09-18 我不太记得离开海神宫殿时,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心情,但是相较于我初次进入时,我这次离开的心情却沉重许多。
      诚如武籐兰所言,留在海神宫殿对邪莲是最好的结局,等到某一天她体内的死灵邪气被净化殆尽,就能够回复自由,离海上岸。
      但在这之前,邪莲只能被囚禁于深海之底,像是传说中的人鱼公主一样,遥遥望着海面上粼粼波光,想像着陆地上的景象。
      并不能说是谁的错,也不能全部用报应来解释,但或许……这可以说是某种程度的「物以类聚」。修练黑暗魔法的术者,没几个人有好收场,整颗心被仇恨所佔据、凶残狠戾的人,自然就会招引鬼魅魍魉,百邪围绕,在反覆的悲惨迴旋中,走上毁灭之途。
      邪莲,正是这条道路上的牺牲者,不晓得武籐兰所谓的净化,会否连内心的戾气也一併洗涤,那样当邪莲离开海神宫殿时,就会真正放下执怨,获得新生。
      「洗涤邪气的净化过程,可能是一年半载,可能是十年八年,也有可能是三五百年,目前无法估算,只能看她的造化。」
      武籐兰给我的答案极为不负责任,但我却也莫可奈何,当邪莲激情地与我拥吻,反覆哭泣着要我别忘记她,我也暗暗下了一个决定,就是一定要把黑巫天女的人头带到她面前,聊表我的一点心意与责任。
      我与邪莲之间不是情侣,不是爱侣,但是我们两人之间确实有牵挂,就像我
      与织芝、羽虹一样……
      不过,我并不是空手离开海神宫殿的,在我镇定下来之后,便回复了应有本色;顾虑到前路艰险多难,黑巫天女并非易与之辈,要我两手空空去干人,我宁愿继续龟缩在海神宫殿里干女人。
      武籐兰这个女人实在很厉害,除了精明能干之外,收破烂的本事更有一手,巨头龙长年在深海巡游,许多因为战斗或海难而失落的珍宝,都被一一回收入海神宫殿,武籐兰虽然说是已经把最贵重的东西给了我,但我却怀疑她定有藏私。
      「无头骑士的出现,少主人你要小心,或许以后你还有机会遇到。」
      这一点不用武籐兰警告,我也心中有数,在幽灵船崩毁的最后关头出现,无头骑士绝不是什么吉祥东西,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避之为宜,早点离开东海是上上策。
      「主人,我也有礼物送你,等你上了岸就会知道。」
      临别时,邪莲给我的哑谜让我非常好奇,只是没有什么时间深究,因为我也同样牵挂着被武籐兰送走的阿雪、霓虹姐妹。巨头龙巡弋于海中,偷偷救人的功夫很有一手,暗中操作海流,把晕倒的人送往安全所在,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只是,不知是否因为我离开时强索珍宝,武籐兰怀恨在心,我出现在海面上的位置,竟然距离陆地甚远,而且完全搞不清楚方向,陷身在海难处境中的我,认真质疑起武籐兰杀人灭口的可能性。
      (死婊子,我还有很多利用价值啊,这么快就杀我!)
      我心中极度怀疑,但在这时候,一艘扬帆大船却乘风破浪而至,上头所悬挂的旗帜,既非反抗军、也不是黑龙会,而是东海最大的中立势力,海商王丹罗的特殊骷髅旗,就这么迎风破浪地驶来,在我眼前掷下了救命绳索。
      「谢、谢谢水手兄弟……」
      祈祷我来到东海以后的频繁水难能从此告一段落,我衷心期盼上船之后不会被打劫,因为我现在全然没有自卫能力,是最糟糕的状态.哪知道,脚才刚刚踏上甲板,一阵醉人香风扑面而来,连同一具结实丰腴的性感肉体,一同扑进我怀里.才刚刚脱离海难,就有美人儿投怀送抱,这等艳福我自然是有杀错、没放过,一手飞快按放在那个又圆又翘的结实美臀上,才刚要重重拍一下,熟悉的脆嫩语音就传入耳里,让我如遭雷殛,不敢置信地往后一仰,看清楚眼前的这名俏美人儿。
      「一阵子不见,还是这么有精神啊?帅哥哥,你现在是大英雄啰!」
      「菲、菲妮克丝?」
      揭去头上那顶夸张造型的船长帽,放任一头火亮红髮恣意飞扬,菲妮克丝的海贼装比上次更为性感火辣。
      白色丝质衬衫大胆地撕去半截,交绑高托出丰满的豪乳,也露出雪白的小腹;闪亮的银坠腰带下,火辣辣的三角热裤,紧紧包着鼓凸凸的阴阜,裤裆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花房的轮廓,很明显地勾勒出来,每一步行走动作,都摇晃着性感的臀波乳浪,我不用特别注意,就清楚感到整艘船上所有雄性生物的目光焦点都集中此处。
      确实是个又辣又美的撩人魔女,不过我却已经不是初次碰触这具曲线完美的胴体,在暗自吞了两口唾沫后,马上镇定下来,问出一个我纳闷许久的问题.之前我受到邪莲暗算时,伤重得无以复加,虽然是靠李华梅输功才稳住伤势,但根据武籐兰的说法,真正付出最多、元气大量耗损的人,是那个使用精神力量把我从死亡关头拉回来的术者。
      不知道为何,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菲妮克丝,虽然说在契约完结之前,她肯定不会让我这顾客提前身亡,血本无归,但想到她可能为此做出重大牺牲,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一直想要问个清楚。
      「菲妮克丝,前两次我在东海遇险的时候,是不是你救……」
      「船长!我们还有多少时间才到火奴鲁鲁岛?」
      我对菲妮克丝的问话,被一个轻轻柔柔的女声所打断,当我寻声回转过头去,只见一名作着素雅打扮,端庄娴静的美貌丽人,三十多岁的年纪,秀眉入鬓,妙目生辉,乌亮的青丝用荆钗束住,简单披在肩头,正缓步朝这边走来,看到与菲妮克丝谈话的我,一双慧眸流露着好奇之色。
      「这位是……」
      「你是……」
      双方都用着疑问的语气,但我心中却是有了答案,因为这张明净的玉脸和这袭片尘不染的白衣,让我有着似曾相识的印象,之前透过海神宫殿的影像,我曾经见过这名美妇,看她用精湛的医道手腕,治疗阿雪与四大金刚。
      「这位美丽的女士,是东海赫赫有名的白大神医,白牡丹夫人,刚刚结束海商王丹罗大人的出诊邀约,搭乘本船前往火奴鲁鲁岛;而这位湿淋淋的美男子,则是大地上近年来声名鹊起的英侠,约翰?法雷尔,目的地……也是火奴鲁鲁岛吧。介绍完毕,两位请多亲近。」
      欠身行礼,菲妮克丝的动作优雅得一如世家贵女,趁着我与白牡丹面对面说话的时候,不着痕迹地飘然退开,令我找不到理由出口把她留下。
      「扬帆!全速航向火奴鲁鲁岛,别让岛上的顾客等得心焦了。」
      高举手臂,菲妮克丝呼喝了一声,所有水手轰然答应,快速动作起来,她自己拉起一根蕩来的缆绳,轻飘飘地顺势跃起,在悦耳的银铃娇笑声中,摇蕩向鼓涨起的风帆,曼妙姿态轻盈若仙,尤其是那凹凸有致的下半身曲线,实在是撩人之至。
      菲妮克丝的腰相当细,而且一双粉腿的姣好修长,丝毫不让羽族女性专美于前,长腿细腰的加持效果,就让那双圆臀看来弹性十足;在半空中飞快晃过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轻轻扭腰,包裹在三角热裤中的肉臀,就这样性感地飞过我们眼前,让每个男人看得心口猛跳,纷纷摀住裤裆,红着脸逃窜开来。
      妈的!真是一个又蕩又辣的小魔女!
      看到菲妮克丝的背影消失,我才醒悟过来,这一次居然又被她逃过,幸好跑了一个,还留了一个,这位白大神医的成熟风韵,较诸邪莲的妖艳淫媚,更有一番良家妇女的端庄气质,特别是说话时候轻声细气的典雅,一看就知道是出身好人家,受过教养的闺阁仕女。
      蕩妇淫娃吃多了,也会想要换换口味,不过对方是医药方面的顶尖人才,贸然玩些什么淫药,肯定会自取其辱,还是从长计议安全一点.很出乎意料地,这名看似与世无争的典雅美妇,居然也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还很客气地说了几句久仰之类的客套话,想要为我把脉诊疗。我大感意外,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上次心灯为我医治痼疾,却意外弄巧成拙,事后特别去信向这位世外名医请教,才令她得知有我这样一名古怪患者。
      「白夫人和心灯居士很熟?那不晓得认不认识他的两名高徒?」
      「霓儿和虹儿吗?妾身是从小看着她们长大的,她们俩最近好吗?」
      这话问得我一怔,猜到火奴鲁鲁岛上多半没有人对白牡丹提到她们姐妹。毕竟姐妹俩的近况都不怎么光彩,自然谁也不肯当这恶人。
      我支支吾吾的推词混过去,让白牡丹扬起她水葱般的嫩白指头,轻搭在我脉门上,作着诊疗。
      把脉过程中,白牡丹身上传来阵阵异香,清新宜人,那是长年接触药物所沾染的体香,闻起来的感觉很好;我偷偷吸着那股淡雅香气,眼睛也不时打量白牡丹的动人体态,发现她虽然腰肢纤细,但胸部与臀部却颇为有料,只不过由于衣着宽鬆,看不出确实的尺码,留给人很大的想像空间.「唔……你的脉象平稳,吐纳之间毫无异状,实在看不出有隐疾在身。」
      「那就是完全健康啰?这真是好消息。」
      我随口回答,脑里却纳闷一个问题,刚刚菲妮克丝介绍白牡丹的时候,称她为白夫人,而她并没有否认,换言之,这名美妇已为人妻,就不晓得是哪个男人这么好运道,娶了这样一个美娇娘入门,也不晓得那个男人是生是死?她是个少妇还是寡妇?
      「查不出你的病因何在,妾身真是学艺不精,但事情未必就此绝望,世上奇人异士所在多有,或许有人能治疗将军你的病症。即使是此地,海商王丹罗也有许多珍宝,妾身刚刚由那边出诊归来,可以替将军你修书一封,相信海商王会给妾身一点薄面。」
      「是吗?这倒是不必了。」
      连这位举世闻名的神医都如此诊断,我不能习武的特异体质九成是没药可医,想不死心都不行,但我却没有多少失望,因为连续几次异遇后,我整颗心全放在更高深的淫术魔法上头,能否练武已经不重要了。
      哪想到,我这云淡风清的反应,竟然得到白牡丹的讚赏,夸说我的心性善良,对于那些杀生的武技不屑一顾,明明可以修练天下一等一的武学,却一点都不动心,这般具有慧心佛性的智子,真是世间少有。
      如果这些话不是出自这名远离俗世的女神医口中,我肯定会以为是反讽.白牡丹的思想与口吻,古板得一如修行老僧,听到有人不愿意练上乘武功,就认为这是慈悲佛性,殊不知我内心还有更多的污浊慾望。
      (唉……真是没劲,怎么总是碰上这种女人啊?如果是阿雪,应该可以和她谈得很投机吧。)
      不晓得白牡丹是否有修练魔法,抑或是修习武术,倘使真的有,多半也与慈航静殿脱不了关係,因为她偶尔说话的时候,半闭眼眸、口念佛号的样子,让我慾念全消。这有一点不可思议,或许这名女神医暗暗施了什么手法,压制我蠢动的色慾,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
      但这段平淡的短暂旅程,最后却仍发生了意外的小插曲。
      当我们快要抵达火奴鲁鲁的力夏达港,可以清楚看到岛上景物时,忽然吹起了一阵大风,令得船桅上的三面大风帆啪啪有声,整艘船也一阵摇动。
      那时,我正站在白牡丹的旁边,从侧面尝试窥看她胸口上缘,注视白嫩微耸的肌肤和诱人的乳沟;由于她衣着端庄保守,我可以看到的部分并不多,只能忍住心里痒痒的感觉,暗呼无奈。
      但那一阵大风却帮了大忙,将她的白色长裙陡然翻掀起来,两条雪白诱人的美腿顿时裸露在外,我几可窥见大腿根部丰满圆润的肌肤,还有款式朴素的棉布底裤,包裹住雪白浑圆的肥臀,清纯中带着性感,瞬间成为了刺激的强烈诱惑,令我傻傻地往她下身猛看。
      「啊!」
      见到自己两条粉腿裸露大半,细滑光嫩,再看到我一副色瞇瞇的无良眼神,白牡丹本能地夹紧双腿,但却因为动作过急,海风太大,身形拿捏不稳,一下子往我这边倒靠,我本能地伸手搀扶,哪想到碰个正巧,手肘碰着了她隐藏在如雪白袍下的浑圆美乳。
      剎那间彷彿触电般的感觉,真是过瘾.从手肘上传来的感觉,这名美少妇的胸部确实有料,涨鼓鼓的浑圆肉球,坚铤而不失弹性,在我手肘上结实地一压,跟着就分离弹开,短暂瞬间的美妙接触,犹如电光石火,却让人无比回味。
      白牡丹踉跄连退两步,脸泛红晕,望向我的眼神带着责备;虽然是已晓人事的少妇,但她的表现与邪莲截然不同,反倒像是阿雪那样的清纯少女,看来纵使曾为人妻,也没有多少床笫经验,有很高的可能是寡妇.这个发现,让我有一种见猎心喜的期待,不过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发展,就被打断,一名顶着大光头的虬髯大汉从船舱中走出,表示马上就要停靠岸边,要我们有所準备,我正纳闷这个架子很大的男人是谁,白牡丹却一脸愕然地看着我。
      「这位是本船的船长先生啊,你不是刚刚才见过的吗?」
      「我刚刚见过他?」
      「是啊,刚刚我过来之前,你不是一直在和他说话吗?」
      「啊!和我说话的人是……」
      说到这里,我脑里灵光一闪,往周围看去,只见菲妮克丝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形影,船员们也都没有了刚刚的记忆,很熟稔地向那名大光头船长打招呼。很明显,这个大光头才是真正的船长,而巧妙操作记忆混入的菲妮克丝,则是开溜不见了。
      真是神出鬼没的女人,让我想不透她到底是来这里作什么的,总不会是单纯迷恋上了角色扮演,所以没事就到这边来扮海盗船长?
      船还在外海,就有护卫舰迎了上来。白牡丹是反抗军的头等贵宾,这次与黑龙会的激烈战斗,肯定造成不少重伤者,正等着她回来医治解救,不容有失,所以我们的船才一打出旗号,马上就有四艘护卫舰靠近,把我们围在中心,护送进入力夏达港。
      然而,当护卫舰上的军官向白牡丹行礼后,看到了站在她身旁的我,却显得大吃一惊,跟着,整船人一起向我举手致敬,「啪」的一声站得笔挺陡直,一个个涨红脸的表情,像是见到什么传说中的英雄归来,行着崇敬的至高礼仪.(呃……怎么会这样?这是在搞什么东西?)
      我还在惊讶,那边已经把连串的火箭旗花发上天空。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对我的恭敬态度,我肯定会以为是撞到了仇家,马上会有大队人马围过来。
      之后,十多艘大小不一的战舰从港口驶出,对我进行英雄式的欢迎,在一众军官的崇敬目光中,我才知道自己的名号与相貌,已经被贴在反抗军势力範围内的每个角落,向人们洋洋洒洒地介绍我的伟大战绩。
      日前黑龙会与反抗军的一场大战,由于第二批援军及时感到,加上羽族女战士的活跃,最后是以反抗军大胜来告终,只是黑龙会舰队固然伤亡惨重,反抗军那边却也绝不好过,伤亡率甚至超过五成,元气大伤,假如第二批援军没有来,又或者幽灵船能再一次重组发动,反抗军肯定会被杀得片甲不留。
      这是一场注定会留名史上的大战,也是一场累积在尸山血河上的惨胜!
      而在这样的惨烈胜利中,我所立下的几笔功绩,就成了最引人瞩目的焦点.若没有我事先重创了黑龙会的术数高人,令得黑巫天女、天海幻僧不能参战,这场战争会在更不利的状态下开打,更没有希望逆转为胜。
      若没有我斩杀黑龙会第一猛将,凭武间异魔第七级修为的强横力量,仍是有大把实力在最后逆转战局,让反抗军付出更惨重的代价.若没有我冒死登上封灵岛,击沉幽灵船,反抗军早就全军覆没,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这几份功绩,经过反抗军领袖李华梅的亲口确认,成为这场战争的最大荣耀,尤其是第三项,儘管没有人知道我是用什么手法办到,可是数百年来成为东海海民最深梦魇的幽灵船,却是在我手中瓦解沉没,阻止了天地三光永远沉沦的黑暗未来,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奇迹!
      一夜之间,我成了东海上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特别是对于那些既不臣服黑龙会、也看反抗军不顺眼的第三势力,击沉幽灵船的我,人气甚至超越李华梅,得到他们最高的敬意,一种与白大神医相同,因为拯救了千千万万人所得到的敬重,只是白牡丹行医十数年,我却是得之于一夜。
      然而,这名击毁幽灵船、拯救了无数东海海民的大英雄,到哪去了呢?
      在战争的最后阶段,所有人都看到解体中的幽灵船高速坠海,引发强烈爆炸,但无论人们怎么寻找,就是找不到我的蹤迹.事后,反抗军司令部为求慎重,只是更努力去搜索,却不作任何公开发言,这就令得「约翰?法雷尔战死沙场」的谣言不胫而走。
      幸好,在悲伤气氛仅止于耳语,尚没有广传开来之前,我就与白牡丹一同乘船回归,在人们一副见到鬼的错愕视线中,无限风光地凯旋入港。
      二十一响礼炮,震破云霄,代表最高规格的致敬礼节,但隆隆炮声却仍比不过岸上群众欢呼的震耳欲聋;站在甲板的最前端,看见岸上黑压压的一大群人,无数民众扶老携幼,扯开嗓子高声欢呼,用尽每一分力气向我挥手,表达对英雄的爱戴,我心中也有一份难言的感动。
      「少年得意的英雄,看到这么多人欢迎你,感觉怎么样?」
      白牡丹的问题,我只是笑而不答,因为这种感觉虽然不错,但对我却并不陌生,之前在阿里布达我就曾经尝过几次,并且迅速品嚐到由得意云端迅速摔下的失落,所以现在受到欢迎,我欣喜之心已淡,反倒是警惕的理性马上提醒自己。
      「难得大家那么高兴,哪位士兵老兄帮我一下,把这个皮囊拿去挂了。」
      我现在变成万众瞩目的焦点,一个请求出去,马上就被实行,而且还是由船长亲自来跑腿,把我腰间的皮囊拿去高挂在船首。
      「法雷尔将军,不知道那个皮囊里头是……」
      「哦,不太好认了,不过是前黑龙会第一猛将,武间异魔的人头.」
      「啊?武间异魔的人头?」
      黑龙会与反抗军长年交战,惨死在武间异魔手里的反抗军大将不计其数,人人都把他恨得咬牙切齿,却也避之唯恐不及,听说他是被我干掉,本来还有些怀疑,但亲眼看到他碎裂的人头后,迅速由惊讶变成了狂喜,当那个头颅被高高挂起,岸上人群顿时掀起又一波兴奋呼叫。
      (死大块头,和老子争女人,现在连死都要你死得面目全非!)
      看见武间异魔的人头被高挂起来,我感到一丝快意,比被大批人群欢呼还要喜悦得多。只是,顶着「格杀黑龙会第一猛将」的高帽子,我却也不能不想到,那张天外飞来的夺命纸牌。
      (妈的!天底下哪有高手会用张牌来当武器的?一定是变态……变态……)
      想到那个变态,我的心情就好不起来,不过这时船已经在停泊,我在岸边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四大金刚的伤势,在白大神医的治疗下已经好得差不多,四名残疾青年向我挥手,竖起了大拇指。
      加籐鹰站在四大金刚的后头,高壮瘦长的体型,让他犹如鹤立鸡群一般显眼;卸下戎装,再次带起了厨师帽,对我挥手微笑,丝毫看不出他曾在战场上猛若龙虎,横扫千军。
      茅延安与心灯居士也来了,但比起大名鼎鼎的心灯居士,茅延安似乎获得更多的瞩目,也许是他在这次战役中站立船楼、英勇击鼓的雄姿,让他获得东海海民的青睐吧。
      卡翠娜和一众羽族女战士,全都在港口边上,似乎在进行警戒工作,不过卡翠娜的眼神却出奇地没有看我,而是瞄向心灯居士的方向,就不晓得是在看心灯居士,还是茅延安。
      李华梅理所当然地也来到港口,站在人群最前头,身边却站着我所牵挂的小阿雪,一个身披戎装战袍,一个却是魔法师装束,夏华冬雪相互辉映,两张不同神韵与气质的倾城仙容,让人看得连话都忘记怎么说了。
      我朝她们两个挥了挥手,李华梅也对我点了点头,阿雪却是欣喜得跳起来挥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狂流着喜悦的泪水,又笑又哭,对我的「死而重生」欢喜到极点.阿雪俏美可人的模样,让我胸中的慾望再次蠢动起来,想到今晚可以把她压倒在床上,恣意把玩她豪硕的乳瓜,享受她柔腻的胴体,让雪白乳汁在肌肤上横流的淫靡画面,我胸口就整个热了起来。
      不过,居然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道劲风由上空飞飙冲下,来势奇快,我只看到眼前一花,跟着就被一股大力给撞倒在甲板上,骨痛欲裂。
      「刺客!黑龙会的刺客!」
      「法雷尔将军遇刺了!」
      听到身边的军官们惶恐喊叫,而掌心又确认压在身上的这具躯体奶圆臀翘,我的第一个念头,还真以为是鬼魅夕来取我小命。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不对,因为我虽然没有见过鬼魅夕,却认得出她的眼神,那绝对不是这样一双欢喜癡恋,燃烧着炽烈爱火的眼睛。
      等等……爱火?
      我被这个发现吓了一跳,稍微后仰拉开一点距离,却发现眼前的美丽面孔竟然是羽霓。
      (这髮型……是羽霓没错,她坠海后被捞起来了?那羽虹呢?呃,我记得她
      好像还受到邪莲的……)
      心里瞬间闪过许多念头,但在我有所动作前,羽霓一下子贴靠过来,热情如火地搂住我脖子。
      「挚爱的主人啊,欢迎你的归来,这是我迎接您的礼物。」
      在几千双错愕眼神的注视下,羽霓肆无忌惮地献上热吻,大胆的程度令人瞠目结舌;至少我就看到心灯居士一副眼睛快要瞪出来的惊讶模样,看着他的女弟子与我拥抱痛吻。
      下一刻,力夏达港掀起了史无前例的震天掌声,欢呼浪潮直冲云霄,因为再没有比这幕美少女献吻更具意义的英雄欢迎式了,将来肯定会透过画师手笔,成为历史。
      但是,置身于这幕历史画面中心的我,却感到非常不妙,羽霓不只是热吻,连那只小手都不安分地摸往我裤裆,当我瞥见她雪嫩颈项上的牙痕,顿时想起离开海神宫殿时,邪莲对我说的话。
      『主人,我也有礼物送你,等你上了岸就会知道。』唉,邪莲啊,你妈妈难道没有教过你,送礼也要看时间与地点吗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我和姐姐干在线观看_我要干_97就去干_操逼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