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五卷:第六章 不二之熊

    时间:2018-09-21 理所当然,卡翠娜看我的眼神非常不友善,特别是当我把她用腰带捆了起来,顺道把嘴巴也堵上,她的目光更是几欲把我千刀万斩。为了避免与她目光交接,我直接把她打昏了。
      「别这么看我啊,横竖你是跑不掉了,借我来逃生一下,不会太过分吧?」
      我运起兽王拳内劲,让一股野兽独有的腥味,笼罩全身,配合石头帽的效果,果然让跑过来的一堆熊族兽人感觉不出异状。
      这些熊人,个个熊头兽身,通体硬毛,活脱脱就是一头站起来的大熊,只不过四肢部位较长、较为有力,这大概就是由野兽到兽人的进化吧。
      他们看到我抓住了羽族族长,非常兴奋,纷纷称讚我「英雄了得,真不愧是强者我同胞」。奇怪的语法,我是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当下谦称我只是运气好,和一堆人一起围捕她,同伴阵亡精光,她也力尽倒地,刚好把她擒住而已,不敢居功。
      如果是照人类世界的习惯,当我这么说之后,这些兽人就该欢天喜地把卡翠娜带走,去抢俘虏羽族族长的大功,不过,在羑里,世界的规则好像不太一样,熊人们个个都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说什么英雄强者,光明磊落,即使最后不能逆天,也要一生无愧,绝不能干这种事。
      老实说,进入南蛮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清楚「逆天」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挂在嘴上?不过这样下去,我就没办法找机会开溜,所以竭力推辞。
      到最后,一名熊人大将赶了过来,从众熊人称他少族主,我知道他是此次围攻羽族战役中,熊族的最高领袖。
      「兄弟,你这次可是立下大功了,这次出兵,四大兽族都以生擒她为第一目标。这女人手下好悍,刚刚连虎族少主阿骨不打都死在她手上,没想到天祐我族,羽族族主最后是落在我们熊族手里,哈哈哈。」
      熊族少主似乎很高兴,大力拍着我的肩膀,险些就把我肩骨拍到脱臼。
      「我要好好地奖赏你,作为对你大功的报酬,不过…你是哪个编队的?为什么我好像看过你,但是却记不起来你的番号?」
      熊族少主的眼光转为锐利,几乎就是目露凶光了。和流氓对峙时,对方目光凶狠的经验,相信很多人都有过,但是面对一头眼光兇恶的熊人…相信我吧,那感觉就好像你有半个头已经进了他的嘴里。
      「这个…这个…我是新来的,您不认识我也是…」越说越不像样,连周围的熊人都对我投以怀疑目光,要是不快点想办法解释,那就只能凭兽王拳杀出去了。
      还好,脑里忽然灵光一闪。
      「其实,我是上个月才刚刚从阿里布达王国逃来的,流浪回故乡,因为我当过人类的奴隶,身份低贱,没有被选中参加这次行动,心里不甘。我们比蒙族的勇士,都是大山里一等一的英雄好汉,既然注定要踏上强者之路,像这种捕杀羽族贱人的场面,怎么可以没有我的份?」
      大概是因为说得太慷慨激昂,周围熊人纷纷点头,连眼前的熊族少主也流露一丝欣赏之色,敌意大减,问道:「那么你之所以一个人到这里来…」
      「因为我要逆天啊!」我大声道:「强者在世的目的就是战斗,我当然要来这里轰杀敌人,让这些未够班的贱人,见识我们比蒙熊族的雄风。」
      表面上,我说得激愤无比,但其实……原谅我吧,可不可以来一个人告诉我,到底这个「逆天」是什么东西?我一个人胡言乱语的,心里好怕啊。
      「好!果然是真硬汉,我们族里有这样的汉子,早晚有一天会雄霸南蛮,让其余兽族不敢看不起咱们。」
      幸好,这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胡言乱语奏效了,那名熊族少主好像很欣赏我的样子,命令我跟着他一起回去,他要奖赏我的军功。
      没第二句话好说,大家抓着被牢牢绑起来的卡翠娜,一起回去熊族的营地。
      「这位兄弟,你怎么称呼啊?」
      「嗯,不二熊。」
      「很奇特的名字。」熊族少主似乎很讶异我临时乱编的假名,「有什么典故吗?」
      「典故倒是没有,勉强要说有的话……大概是为了纪念我一位叫做小叮噹的故友吧。」
      报过姓名,在回营的路上,透过交谈,我大概弄清楚了一些熊族的文化。所有的熊人,都姓「比蒙」,以自身的种族名为姓,然后依照毛色来命名,平时则是以名字来称呼。
      在熊族中,往往是白熊资质最好,武力最强;其余的不足而一,但是最差劲的就是灰熊,力气不大,胆子又小,很是被人看不起。像是眼前的这位少主,就是一头白熊,而当我向身边熊人套问他的姓名时,他们是这样子告诉我的。
      「白澜熊。」
      而从他们口中,我知道这次四大兽族围攻羽族,彼此间的默契,并不如我们想像中的牢固。四大族各有所需,也彼此忌讳,这点可以从熊人们提到其他几族时,毫不友善的口气得到证明。
      假使不是以拜火教的名义,联合出兵,又因为对万兽武尊的敬仰,把四大族连在一起,恐怕还没行军到此,四大族已经彼此打得血流成河。特别是蛇族,无论虎、豹、熊三族,都对蛇族很没好感。
      兽魔术本就是为了女性而创,在这一点上,蛇族当然大佔便宜,出了众多兽魔使,拜火教中的祭司都几乎是由她们担任,握有重权。看在其余三族眼中,分外有气,本来在南蛮这个极度男尊女卑的封闭环境里,兽人就对能力出色的女性没有好感,当初羽族势大,令他们无奈,现在羽族衰弱,蛇族却又骑在他们头上,试问这些兽人怎能心服?再加上蛇族行事一向鬼鬼祟祟,那就更讨人厌了。
      好比这次出兵,虎、熊、豹三族的目的,都只是尽量多抓羽族的女俘虏,回去充作女奴隶或是营妓,但是蛇族就似乎另有所图,至于目的是什么,就谁也不知道了。
      这些情报,我们之前根本不知道,倘使晓得,肯定在对敌上有很多的应变之道。而我现在也无暇去想这个,因为混在这些兽人中,我不得不开始担心一个曝露身份的大危机。
      现在让我得以隐蔽身份的重大关键,是石头帽与兽王拳。石头帽的效果,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兽王拳就不是。兽王拳并非保身长生的王道内功,一但催运起来,就会开始消耗自身内力,假如我要一直和这些兽人相处在一起,找不到脱身机会,那我岂不是要一直运着兽王拳?我又有多少内力可以这样一直消耗下去?
      若是兽王拳无法继续支撑,而我又无法摆脱这群熊人,那…
      其实我本来的打算不是这样,把卡翠娜交给兽人之后,我就要离开,然后凭着这两件法宝,再潜进到兽人大营里,试着看看能不能做些什么。但是和这些熊人在一起,我虽然能成功潜入,却也被看得死死的,不但没有行动自由,还随时有被揭破身份的危险。
      多想无益,我跟着熊人,一起回到了兽人大营。
      虎、豹、熊族,都驻扎在大营,只是彼此间营地离得老远,充分显示出不友善的气氛。蛇族习性古怪,不与群居,本来驻扎在五里外的一处洞窟,但是在攻破楼城之后,现在已经移居到史凯瓦歌楼城里头去。
      这一点让其余兽族极为不满,认为蛇族想要独佔战果,现下几方面正自闹得不可开交,白澜熊一听说此事,在指示我们把卡翠娜监禁之后,立刻就赶去参与三族会议。
      「少主去开会,那我们要做什么?」
      「打仗的目的,就是为了抢女人,现在打完了,当然就是享受了。」
      身旁的熊人这样回答我。虽然说听熊人说「女人」,感觉颇怪,不过这种事明白就好,我并不想太去挑他的语病。
      以前听茅延安提过兽族的社会制度。除非像羽族、蛇族这样只有女性,或是只有女性族人有灵智的族类,不然南蛮各兽族都是绝对地男尊女卑。因为,除非练成兽魔术,不然兽族女性天生在体力、战斗方面,就不可能是男性的对手,在这极度崇尚武力的丛林世界,这样的社会制度十分正常。
      而为了彰显个人的武勇,家中妻妾奴婢的多寡,就成了判断一个兽人的实力指标。好比白澜熊,虽然尚未继族长位,但是已经拥有十三名姬妾,各种族的女奴过百,说来也算是色中饿「熊」一头。
      这时,整体战事已经宣告结束,羽族也算走运,或许是阿雪那一下壮举,打乱了包围网的关係,她们居然有四成逃出生天,令气到跳脚的兽人联军全力搜捕。战死的人有个两三成,剩下的则是全部被俘虏,由俘虏她们的该族来处置。
      这些事不用他们说,我自己也看得很清楚,因为这些把繁殖和进食当成头等大事的兽人,根本等不到把俘虏带回族里,就已经迫不急待地要享受战果了。
      熊人们把各自的营帐围成一个大圆形,把捕获到的羽族女战士,全部集中在中央。伤势较重的那一些,被送去就医了,这当然不是说熊人们有多好心,而是他们也有起码的价值观,不想把这些辛辛苦苦弄到的女奴,还没玩个几下就弄死了。
      总之,中央的大配种场景的确很壮观就是了,我很想马上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倒不是怕场面尴尬,而是因为兽王拳实在耗内力,我武功又没有多好,支撑到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头晕眼花了。无奈,才刚刚想开溜,马上就被人抓住。
      「不二熊兄弟,你看看这个景象够棒吧,这可是大家辛苦一场的结果啊。」身边的熊人拍着我肩膀,很得意地说着。
      我并不想做什么评论,因为战争本来就是一件弱肉强食的事,如果羽族赢了,相信也不会给熊族路走,现在熊族胜利了,他们开始享受战利品,如此而已。
      在我的军旅生涯中,看过不少类似场面,只不过像这么壮观的可是第一次。而至少这群兽人在技巧差劲,只懂得横冲直撞之外,还是有一个优点…他们很重视女俘虏的性命安全,每当羽族女战士奄奄一息,便立刻停止动作,不像人类有虐杀女俘虏为乐的习惯。
      「你们玩吧,我想去休息了,可不可以?」
      再不走不行了,丹田渐渐空虚,开始出现气喘心悸的徵兆,那正是内力接济不上的现象,倘使在这里曝露身份,被这千余熊人围殴,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二熊兄弟,这样走太没意思了吧,你立了大功,少主刚才吩咐,要好好奖赏你的。」
      「要奖赏我什么东西?」
      「你还装什么啊?根据族规,每名战士都可以优先享受自己的俘虏,你抓到了羽族族长,少主指示,把她今天一整天都送给你了。」
      「什么?」
      不由我分说,这群熊人竟然有妞不搞,簇拥着我往一所豪华营帐而去。
      一路上,我脑里犹自昏昏的一片,既担忧内力耗尽,洩漏真面目,另一方面又不太敢相信等一会儿将要发生的事,那头白澜熊居然这样大方?
      忽然,我想到一事。不知道卡翠娜醒来没有?不知道石头帽现在效果如何?要是卡翠娜等会儿大声嚷嚷,告发我这个出卖她的人,那时又该如何是好了?
      两个问题都想不到答案,我唯有硬着头皮,掀开了那顶华丽营帐的布幔,走了进去。
      本来要跟着我进去的一票熊人,被我硬是挡在门口,花费了好多口舌之后,才答应让我一个人先进去。
      「不二熊兄弟,好好干啊,要是你能一次搞大羽族族主的肚子,生下个小壮熊出来,你就有个强者后代了啊!」
      这些熊人似乎把后代的成就也当成一种胜利,虽然他们离开的时候,每个人都向我比了一个下流的手势作为鼓励,不过从那咧开嘴的笑容来看,这祝福还满诚意的。
      我走入营帐内,只看到一张很大的虎皮地毯,赤毛黑斑,看上去就知道甚是华贵,周围以松油燃着四盏灯火,而我的战利品,则被放在营帐中央。
      看到眼前景象,我不禁鬆了一口气,因为卡翠娜是背向我的,看不见我的面孔。可是,看着她在火光闪映中洁然如玉的娇躯,我又怦然心动起来。
      我不敢大意,趁着卡翠娜还没有察觉到我是谁,立刻冲上前去,用一条腰带轻轻遮住她的眼睛。
      「谁?你是什么人?」
      视线忽然被遮住,卡翠娜叫了出来。我没有去理,只是凝神观看捆缚住她的那六条锁链。
      果然,就像我听说过的一样,兽人们虽然不会魔法,但是却针对兽魔术开发出特殊的封印法。单靠这样子的锁链,要锁住猛兽,那自然不成问题,但说要对付兽魔术高手,这万万没可能,只要卡翠娜力气一复,召唤出她那头火焰雄鹰,虽然未必逃得出去,但要破坏这种绑缚,根本是轻而易举。
      所以拜火教另外使用了「虫体」。那是某种具有灵性的毒虫,只要贴放在肌肤上,就会自动钻入皮下,麻痺经脉,令人手脚无力。高等一点的虫体,具有多种变化效果,入体后甚至还能封印魔力,被称之为「蛊」。
      听说那种已经成「蛊」的虫体,入体后外表仅有一些像是刺青的东西,但看卡翠娜的手腕脉门,清楚地浮现虫体的痕迹,看上去像是两条蜈蚣似的东西,隐隐透着碧光,令人心惊。想来,熊族没什么製造虫体的高手,所以随便拿些低级货来暂用吧。
      既然不用担心她会忽然用兽魔术突击,手脚又被锁链牢牢捆住,我也就安心下来,心头一热,我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抚摸这个前羽族族主。
      「啊…」
      目光看不见,但是察觉到一只热呼呼的手掌,卡翠娜仍是一声惊呼。
      景致诚然动人,可是我却在这时候停下了手。一方面,顾忌兽人的鼻子很灵,即使隔着一个帐棚,我仍然不敢散去兽王拳,内力不住催运之下,腿软得快要一屁股坐下了。
      另外一方面,我也确实感到犹豫。自从来到羽族,卡翠娜对待我们可是不坏,虽然说没有什么特别照顾,但应尽的礼数全都有尽到,现在对她落井下石,道理上不太说得过去。
      当然,想想也好笑,我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这种事情了?放着美人儿不上,这种事还有道理吗?
      「是…蓝雕吗?」
      微侧过头,卡翠娜口中吐出了我的假名。老实说,我并不意外,因为正常兽人应该是一进帐棚就开始大干,然后倒头便睡,哪会像我这么慢条斯理?更何况,除了我,也没有别人有必要蒙她眼睛。
      可是,假如她猜到是我,为什么语气还这么平静?这点可实在是奇怪,因为只要她大喊大叫,我是一定跑不掉的。
      「你并不用急着捂我的嘴,我是不会出卖你的,就像你没有出卖我一样…」
      连这动作都被她说中,我只有把手里的袜子放下,道:「为什么这么说?我害你被捉,你应该很恨我才对啊?」
      「即使没有你,我也不可能逃得出去,这样子被捉了,一点内外伤都没有受,反而容易找机会逃跑,你是因为这样想,所以才那样帮我的吧?」
      「帮?族主还真是抬举小人啊。」我哂道:「这营地里那么多熊人,等会儿每个人都会来干你一次,就算今晚轮不到,这个月总会轮到的。等到熊族轮完,说不定他们会用你和其余几族交换俘虏,顶多半年之内,南蛮四大兽族都有机会干到你,这样子也算帮忙,那羽族还真是宽宏大量啊。」
      「既然注定会落到敌人手里,我并没有天真到认为这样还能保存贞洁之身。羽族里的每一名同胞,事先都有过觉悟,怎么样的屈辱都能忍受,要拚命生存下去,期待羽族重兴的一天…」
      被绑缚在铁架上,低垂着头,卡翠娜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把每个字都说得斩钉截铁,冷冷地直敲击在人心上,
      「所以,如果心里有个憎恨的目标,屈辱就比较可以忍受,有求生的意志。你是因为这个样子,才要我恨你的吧?」
      如果说,我到刚刚为止,还对这处处进退失据、缺乏才干的羽族族长有所轻视,在这一刻也全部烟消云散了。
      我实在没想到,她居然能这么样地猜中我当初的用意。这些本来该是就算解释也不会有人谅解的东西,她居然能够这么平静地娓娓道来,这实在是…
      「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因为……我们应该是同一类的人。」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我和姐姐干在线观看_我要干_97就去干_操逼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