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骑共享单车看天安门升旗 运维者每晚运走千辆

2017-08-18 07:41  编辑:木木  来源:未知

  骑着单车看升旗停放管理成困难

  运维人员一晚运走千辆车

  清晨四点半,尚未清醒的城市仍然稍显朦胧。而在天安门广场周围,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正从四面八方涌入到广场中央。现现在,随着共享单车的出现,许多游客成群结队地骑着小黄车从周边赶来,成了广场观旗前后的“新景致”。而在人流交错的街道上,一群身着黄色制服的运维人员也在广场周围劳碌着,在太阳行将升起的拂晓,他们将街道上多余的车辆抬到货车上,运往用车需求更高的地铁站口。

  骑车看升旗一路赏夜景

  周六早上4点半,位于天安门广场附近的前门东大街显得分外繁忙。一辆辆载着团客的大巴车靠在路旁,随后向导带着旅游团从车上走下,排队进入广场。而另一边,也有不少游客选择骑着“小黄车”从远处过来,赶着点儿来天安门广场看升旗。

  从山东来北京旅游的张雪这天就是骑着小黄车赶来看升旗的。她告知记者,本人从清晨三点多就从位于劲松的酒店赶来,一路骑了四非常钟的小黄车才赶到广场。“像现在地铁还没有开端运营,看升旗除了打车也没有其余更好的方法,正好骑个小黄车赶过来,一路上还能看到北京夜景。”

  由于长安街沿线属于共享单车的禁停区域,许多骑车前来看升旗的游客选择把车停放在前门东西两侧的区域内,再通过天安门广场南侧的安检口排队进入广场。尤其在前门东大街、前门西大街马路两侧,一时间涌进了各类共享单车,把道路两侧的共享泊车区域全体占满,有的为了图便利,甚至还停在了禁停区的街道上。

  而在共享单车涌入的同时,一群身着黄色马甲的运维人员也开始了工作。搬车、运车,每到这时候,只要发现路面上有车辆淤积的情形产生,就需要运维师傅一辆辆把车运走,遇到违停的车辆,还要亲身把车辆挪移到正确的位置。

  “现在天安门周边能停放单车的区域都画出了白线,天天凌晨先清理白线外的违停车,再清理白线里过剩的车辆,保障好广场周边的停车秩序。”ofo小黄车运营专员梁铮介绍,在升旗时段里,天安门四周的小黄车运维人员约有40人,集中在广场东西侧路、前门、南池子、南长街邻近。“南池子、南长街这些处所,都是共享单车禁停区域,如果运维师傅发现有违停车辆,要第一时间把它挪走,要不然一辆违停就能引来一群车违停,再清理就难了。”

  争分夺秒运走多余单车

  作为ofo小黄车东城区运营负责人,梁铮每天早上都要在各个街道转上一圈,看到每个点位的人员都准时到齐了,才敢安心坐下来吃一顿早饭。

  “目前在天安门广场周边停放的小黄车全部是从外边骑过来的,因此每到夜间和早晨,运维师傅们就需要把多余的留存车辆调运到周边地铁站附近,让早上上班的用户骑得到车。像是在早间,车辆调配最多的方向是往广渠门内站,因为车站挨近二环,车辆投放后,流向根本是向外,这样依靠用户主动地往外骑出去,来疏解城中心区的停放压力。”梁铮介绍,为了调运车辆,运营方在天安门周边支配了两辆4.2米的厢式货车往来运输,每辆车能够运载约50辆小黄车,单单一个晚上,就能运走近1000辆车。而这一切,都需要在早6点载货汽车的禁行时间段到来前争分夺秒地完成。

  在梁铮的手机里,保存着一个工作微信群,群内都是城管、交警、街道、管委会等天安门地区各个单位的工作人员。每当微信群里传出乱停乱放的照片,梁铮就会部署自惭形秽,自愧不如运维和巡街人员前往。他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收到信息的5分钟之内,运维人员和车辆一定会赶到现场。

  梁铮介绍,小黄车在城市中推行“网格化”治理模式,二环内被分成了40个网格,依照城内的主要大街作为分界限,现在光是天安门地域就被分成了10个区域,每个网格都会调配运维职员,负责修车和车辆摆放,假如区域内涌现了车辆淤积,就需要把车调运走。“运维的目标并不是让单车停在这里不动,而是让车可以被有效地利用起来。像是治理乱停乱放,主要是企业责任,如果政府和市民发现乱停乱放现象,企业确定需要出动清算。”

  每到大众假期,都是共享单车运维压力最大的时间。景山、后海、南锣、王府井,所有景区连成了一条线,游客骑着车就能轻松逛遍 ,却在无形中增大了共享单车的集合效应。

  时至今日,今年清明节期间的一次阅历让梁铮至今历历在目。“天安门降旗的时候,周边地区一下子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上千辆车,当时基本忙不过来,而且当时还没有计划出禁停区和停放区,即便拦住了违停的用户,也没法劝阻,运维师傅只好见一辆车就抬一辆车,想着赶紧把车清走,那时候准备确切有些不足。”梁铮介绍,经过这次挑衅后,团队逐步探索出来运维的思路,到了今年五一,天安门附近单车的停放秩序就有了显著好转。

  一天走下来超过3万步

  自从进入夏天以来,北京便进入了绵延的高温雨季,运维人员更要经受风雨和烈日的双重考验。正午时候的天安门广场,地表温度可达60多摄氏度,而运维师傅依旧需要在街上工作。梁铮和运维团队一天要用掉整整20盒藿香正气。

  梁铮说,在参加运维工作的半年里,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晒黑了。“每天走在马路上,一忙起来就顾不得穿套袖,连胳膊上都晒出了一道印儿。”为了能更快地发现和处置胡同里停留的单车,今年30岁的梁铮每天都要从广渠门开始动身,沿着前门的牛毛般的胡统一路走到长安街,每天下来,手机上的步数统计往往超过3万,连体重都降下来不少。“像前门地区的胡同街道比较窄,运送单车的板车进不去,就需要师傅们亲自把车一辆一辆扛出来。在下雨的时候也不能停,有时候把所有的车都清理出来后才发现,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不外,对于梁铮而言,他们的工作更离不开胡同里大爷大妈们的热情指路。“每次衣着黄马甲往小区和胡同里走,热心的大爷大妈们也时常能跟我们聊上两句。哪里车多,哪里车摆得乱,人家都会指给我们,有时候还帮我们推车。”

  半年多的时间,梁铮每天行走在北京的各条胡同,甚至练就出了“看图识路”的本领。微信群里发过来违停的图片,他一眼就能看出图片中所反应的位置。哪里容易呈现车辆淤积,什么时候轻易出现,梁铮都总结出了一张又一张的地图。“咱这也算是成为一个‘胡同串子’了。”

  对于自己的工作,梁铮的评估是:累,并快活着。一方面是看到了尽力之下投诉量的减少,另一方面则是把工作当成了一种习惯。“像是跟女朋友约会,吃完饭还会想着带女朋友一起去胡同找车,哪个胡同车多就去哪儿。” (李博)



上一篇:湖北大冶一乡镇遭洪水围困 分散转移300余村民
下一篇:大货车高速路上2个月撞杆闯卡57次 司机被刑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