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查酒驾“株连”同车者 媒体:创新莫越法治

2017-07-16 11:42  编辑:木木  来源:未知

  ■ 社论

  查酒驾“株连”同车者,方式仍欠妥。究竟,“管理创新”和行政越权的边界,不能被模糊。

  近日,武汉市公安局交管局的一项新政引发热议:酒后驾车,除司机受罚之外,同车乘客乃至同桌饮酒者,均将视司机违法情节轻重,接收现场教育、1小时深度教育两种形式的处置。当地交管局称,新政是为加大对酒驾、醉驾的打击教导力度,关于对同车、同桌者发展教育详细举动目前还在研究当中。

  酒驾者的“同车、同桌”也要接受教育,被某些人以为有“株连”之嫌。当地有关部门给出的解释则是:“我们是教育,没说过要处罚”。

  毋庸置疑,追责酒驾同车人的初衷挺好,也有助于增强对酒驾的震慑力。但适用考量的条件是经过了“合规性论证”。

  就目前看,涉事警方避不开追问:如果对同车人的处理不是“行政处罚”只是“教育”,那他们可不能够不接受这样的“教育”?如果这种“教育”是强制的,和行政处罚差别在哪里?法律依据又在哪里?

  《治安治理处罚法》明白把“忠告”作为行政处罚办法之一。依照所谓“新政”,处理违法酒驾者的同时,对同车者现场教育或1小时深度教育,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宣传教育, 而是一种事实上的行政处罚或行政强迫。

  现代法治的基本是,每个人对本人的行为承当责任,而不可以任意波及、株连到别人。一个人醉驾,法律责任不能推及违法行为之外的人身上。

  首先,这种“波及”他人,没有法律依据,《道路交通平安法》划定的酒驾处分对象就是违法者,并没把同桌者、同饮者作为“共犯”来处罚。而“法无明文受权不得为”,是依法行政的重要原则。

  其次,同桌者、同饮者自身是个外延很含混的概念,有的是半路上车的,有的是暂时赴宴的,对当事人醉驾本身可能不知情,假如受“池鱼之殃”,很难体现法治公正性。

  有人认为,最近有些醉驾导致车祸的裁决当中,同饮者也要部分承担赔偿责任,将之作为“同饮劝酒者也要接受交通违法教育”的理由。

  但这混杂了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的边界。依据最高法相关司法说明,作为集会的运动组织人、参加人,一般要对活动承担“合理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对于同饮者最后那一家产生人身伤害的,可能被认定没有承担“公道的保险保障义务”,可能要做出一定的抵偿,这是个民事责任,更多地体现了公平弥补原则;酒驾之后对同桌、同饮者进行“教育”,则是行政责任规定,应该明确违法的边界。

  近年来,个别处所交警在惩办交通违法、宣传文明驾车方面“自选动作”挺多,包含之前某地交警让“乱开远光灯”的司机“自愿”看远光灯一分钟。本意是好的,但手腕仍需讲究。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当下,“管理创新”和行政越权的边界应被遵守,任何执法创新也该经过合法性论证。动用新科技、大数据等新手段进步交通管理程度,是一回事;在无法律明确授权的情形下,直接对公民实用法律之外的本质性处罚、设定法律之外的义务,是另一回事。

  而今,当地还在对此争议性措施研究,审慎些挺好。对于酒驾、醉驾者,警方的宣传警示教育创新,也是旨在对症下药,但依法而为才干让创新更有“通行基础”。



上一篇:南戴河举办海上结合救生演练
下一篇:直播预告:7.16渡江节五千“泳士”搏击长江 现场出色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