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女主持人遛狗未拴绳遭街坊暴打 谁之错?

2017-09-05 07:58  编辑:木木  来源:未知

  遛狗未拴绳遭暴打,谁之错?

  当不文明遛狗成为城市公害的时候,不能只靠谴责,也不能靠私力救援来维持秩序和均衡。

  前几天,成都女主持人邓女士在微博上发文爆料,称自己遛狗时未拴绳而被街坊暴打,事件被媒体转载报道后引起了舆论的关注和热议。9月3日,邓女士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道歉文章,表现自己也反思了许多,并向孩子及其家人性歉。

  综合起来看,事情并不复杂。邓女士在公共场所遛狗没有应用任何约束手腕,导致自己的中型犬金毛冲向四周幼童,引起幼童的恐惧和惊惶。幼童家长在阻拦和驱赶犬只的过程中,引发了双方摩擦。

  从感性的角度来说,幼童家长在矛盾中殴打 邓女士确定不对。如果殴打致伤,必须承当抵偿的民事责任;如果损害到达一定程度,还可能接收刑法惩戒。但是,针对此事,网络舆论一边倒地认为狗主人被打活该,也的确值得反思。

  某种水平上,这反应了大众心理的某种共鸣,即以为城市不文明遛狗俨然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公害,需要谴责。事实上,全国各个城市像邓女士这样不拴狗出门的人不在少数。有些人在公共场所遛狗时,甚至丝毫没有约束和把持狗狗的意识,且对狗狗冒犯和威胁到别人不以为然,遛狗过程中也不清算狗只留下的大便。

  对于主人来说,愿意怎样宠溺本人的狗狗当然是其权力,但一旦将狗只带到公共场合,就应加以约束和掌握。用我们四川人的话说,主人把狗狗当作亲幺儿无可厚非,但对于别人来说,主人的狗亲幺儿有可能就是一种威胁。

  他人没有任何义务懂得相关狗知识,也不用知道金毛是怎样温顺的种类。对他人来说,陌生狗狗亲近可能就是威胁,就是触犯,如果靠近自己的生疏狗狗还携带有狂犬病毒,那就是致命的威胁。

  对于厌恶、恐怖狗的路人甲来说,假如狗主人遛狗时不约束和节制自己的狗只,那路人甲就只有自己感到不安和害怕。

  对于不断冒犯自己的狗只,他又能怎么办?有些狗主人可能会从善如流,看到路人甲不悦就会立马斥责狗狗,但是还有个别狗主人基本就是不以为然,甚至还会哂笑路人甲胆小。

  不知道大家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没有,邓女士碰巧是一名女子,所以被殴打。但是,如果当时狗主人是一名满脸横肉、蛮不讲理的汉子?幼童的家长恐怕就只能忍了。

遛狗。(资料图) 许铭庭 摄 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遛狗。(资料图) 许铭庭 摄 图 图片起源:视觉中国

  怎么办?让碰巧是名弱女子的狗主人挨揍,对那些身强体壮的狗主人一筹莫展?

  实在,当不文明遛狗成为城市公害的时候,不能只靠谴责,也不能靠私力接济来维持秩序和平衡。城市应该通过公共立法,来维护和保障公民权利。

  我对纽约人约束狗主人的做法就颇为赞同,纽约有约束狗主人的所谓Dog Leash Laws,也即:只要在城市里养狗,那么狗主人就必须遵守相关的法律,其中对所有狗主人的法律要求是:必需从卫生部门申领养狗的狗牌,带狗到公共场所必须给狗戴上狗牌;在公共场所遛狗必须给狗拴上狗绳,狗绳的长度不得超过6英尺;4个月以上的狗必须接种防狂犬病疫苗;狗主人必须将狗粪革除清洁。

  有了公共立法,再加上执法部门的严格执法,狗伤人的现象才可能得到改良和扭转。

  □唐映红(心理学学者)



上一篇:长春运用新媒体 铺就信访举报“倏地路”
下一篇:北京一公园违规放生多 巴西龟猖狂围剿欣赏鱼